魚型抱枕

喵喵喵喵喵 -1-

一坑未填 一坑又起

感谢 @冬有雪 太太每天对我的鞭笞……!_(X3」∠)_

我终于记得写标题了!所以这是一个猫奴×猫薄荷的故事。(唉

    成为社会人的第二年,长船光忠终于打算从大学时代一直居住的小公寓里搬出来,重觅新的安身之处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光忠现在居住的地方不好。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他来说,能够找到这样租金低廉、交通便利、内外环境满意的住所,实在是十分幸运。如果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的话,那大概就是不许养宠物了。

    光忠非常的喜欢猫。然而很可惜的是,那些小可爱们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喜欢他。别说是路上碰到的流浪猫远远地看到他过来直接转身逃走,就连他去到猫咖里面,满怀期待地摆开一桌罐头等待猫猫们临幸,那些小可爱们顶多也只是在他脚边打转一会儿,又甩甩尾巴跑掉了。最后店长一脸同情地拍拍光忠的肩膀,免了他的单。

    光忠本身长得帅气,个人习惯也好,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外面都很注意仪容的整理,外表上的分拉得很高。性格上,他待人温和周到,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表示他的脾气很好,在同龄人间算是很受欢迎的类型。学习工作上的认真态度,也受到了前辈上司们的赏识。但是相貌、性格、处事手段,这些人类社会通用的评判标准,明显不适用于猫咪的社会。那么问题到底是出在什么地方呢?光忠自己也不知道。 

    碍于公寓不能养猫,学生时代的他只能关注一大堆的萌猫账号,寂寞的时候刷刷推,感受云养猫的乐趣。有时候翻着翻着,光忠内心也会忍不住一阵酸涩。啊啊,我也好想被猫猫蹭蹭,好想把它们抱在怀里顺毛揉肚皮,好想捏着它们的肉球,把脸埋在毛绒绒的脑袋上闻味道,想用手指逗弄它们的下巴听咕噜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想像丰满而美好,然而实际情况是,光忠只能够抱着猫猫抱枕,沉溺在幻想之中不帅气地打个滚。

    养猫的想法其实很早就有了,只不过他还在念书的时候,就自觉不能够花父母的生活费供养大爷,就连去猫咖的钱也都是自己打零工存下来的,再加上公寓还有不能养宠物的规定,在他还没能够自力更生之前,基本上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踏入社会的第一年。作为新人要学的事情很多,光忠每天都过得很忙碌,这个念头便暂时放到了脑后。经过了一年多的磨练,工作上总算是稳定了下来,他便认真地开始考虑起认猫主子的事情了。 

    光忠的预算不多,原本也不打算找特别好的房子。室内环境不好他可以自己收拾,上班不方便需要提早出门也没关系,他就是想找个能够允许他养猫的地方。大概这样的生意没什么赚头,中介人都懒得带他看房,直接给他一叠资料了事。

    第一份档案上的公寓地段很偏僻,他拐拐弯弯找了半天才找到。第一印象倒也不错,虽然比较冷清,但是环境还算整洁。门口的保安打着哈欠听他说明了来意,替他刷了楼下的门卡。他搭着电梯一路往上来到五楼,沿着走廊一路走过去。他先找到了资料上说的房间,再往下翻便看到备注让他直接联系隔壁的户主。

    一边的房间是空户,而另一边的房门上的门牌写着“长谷部”。他来到门口,习惯性地整理了一下刘海,抬手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门铃是对讲式的,光忠等了几秒那边才接通通话,对讲器那段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些午睡后的懒意,光忠敏锐地听到户主的声音之外,还掺杂着些懒洋洋的猫叫。

    看来户主本身也有养猫呢……光忠对户主的好感顿时上升了不少。要是一会儿猫猫不嫌弃他,愿意给他摸摸的话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可怜的体质,光忠内心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户主终于给他开门了。光忠连忙收起自己的满心惆怅,准备露出平时的温和笑容对他打招呼的时候,却被眼前的光景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了吗?” 

    面前的户主先生疑惑地侧了侧头,趴在他头上的那只猫猫也跟着侧了侧小脑袋,眯起眼睛呜喵了一声。不只是头上顶着猫,他的怀里还抱着两只猫,一只体型大一些,一直努力地往他的手臂里钻,小一点的那只踩在他另一只手臂上努力地想爬到他肩上去。除此之外,在他的脚边还徘徊着几只不同花色的猫,尾巴晃来晃去,一脸警惕地盯着呆若木鸡的光忠,发出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啦,给我安静点!”

    户主先生低头喝了一声。脚边的猫们马上安分下来,抱着他的小腿开始蹭蹭。他有些为难地再次抬起头,跟光忠道歉:

    “抱歉,这些家伙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请……”

    光忠反应过来,慌忙把手上的资料夹到肋下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!请让我拍照!!!”

    猫真是太可爱了。为什么会有那么可爱的生物呢?对于光忠来说,现在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时刻,那些总是躲着他的小生物第一次离他这么近,而且还停留了这么久的时间!

    面前的户主先生愣了一下,勉强点了点头。得到允许的光忠用颤抖的手指点开照相机,退后一步将所有的猫都收入镜头,之后疯狂地按起了拍摄键。被猫咪围绕的户主先生显得有些局促,低着头装作抚摸怀中猫咪的样子,不愿直视镜头。等到光忠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,他才把身上的小可爱们赶下来。

    猫猫们恋恋不舍地蹭了蹭他,又瞄了瞄门口的光忠。他连忙对着大爷们讨好性地摆摆手,然而似乎并没有任何一只猫愿意过来亲近他。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,之前挂在户主身上的那只最小的猫好奇地挪过来,用前爪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小腿,转身跟着大部队又跑回了屋里。

    ——天啊,这条裤子我不洗了!

    难得得到小大爷的垂怜,光忠此刻的内心充满了感动。他还想在这种感动中多沉浸一会儿,户主先生却把他从梦境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你是长船先生对吧?”

    大概是之前的举动实在太过奇怪,使得他看向光忠的目光充满了审视的意味。长船收起手机,原本想摆出平时的友善笑容,但是兴奋的心情让他嘴角的弧度也跟着上升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的!我叫做长船光忠,是想来看租房的……”

    光忠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这才开始趁机去观察他,对方脚上的室内鞋上印着斑点狗的图案,身上则是穿着普通的居家服,在光忠看来款式图案都过于老土了,上面凌乱地沾着一些猫毛。他的发色接近于煤灰色,因为被猫大爷趴过的原因,翘的乱七八糟,让光忠产生了一种想帮他好好梳理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叫做长谷部国重。稍等,我先去拿个隔壁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长谷部点了点头。光忠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好看的紫色,就像是他平日散步的公园里盛开的藤花一般的颜色。 他只观察到这里,长谷部转过了身,一手梳理着乱发走进了屋里。房间里面的猫们看到主人回来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撒娇声。 

    光忠把翻开的资料册合上。他不打算再看后面的推荐了,无论那里面会不会有更让人心动的房子,现在的他已经认定了要选择这里。

不知道有没有end的一个tbc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