魚型抱枕

2

  • 不帅的咪常驻(……)

  • 隔太久忘记要写啥了,以为一章能写完没想到……!

  • A×B的ABO本丸设定。本章剧情提要为长谷部从烛台切那里骗了个告白。

  • 可能大概会有肉的后续叭(想看吗求我啊(Po主打开农药继续沉迷游戏


    罪魁祸首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,烛台切半蹲在原地呆了几秒,考虑到这个姿势实在是有失形象,又苦着脸慢吞吞地站了起来。他左右张望,确定并没有人看到这么难堪的自己。

    所幸这个时间点四下并没有什么人,而点火的人一跑,生理上的冲动渐也消了下去。烛台切很快调整好了心态,准备继续去收衣服。

    半路上遇到了大概是刚午睡起来的粟田口们。烛台切和短刀们打了招呼,又跟作为代理监护人的鸣狐问了好。鸣狐一如既往地不怎么爱说话,只是沉默地看着他和短刀们聊了会儿天,等短刀们走远了些,突然叫住了他,不动声色地往他手里塞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烛台切很是惊讶。鸣狐低下头,他便也随着他的目光往手心里看去,从掌心那小瓶上身上辨认出几行熟悉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请您多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鸣狐有点苦恼地轻轻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小狐狸压着声音劝说:“烛台切殿,请您控制一下自身的信息素,不要太过激动……我家鸣狐尽管已经被标记了,不会被轻易煽动,但这Alpha身上的味道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烛台切愣了愣,很快反应过来,接过手上的小瓶子连忙不好意思地后退了几步,同时想要拍走什么味道一样在身前挥了挥手。他正打算要道歉,小狐狸就赶在他前面安慰道:

    “这么说并不是嫌弃烛台切殿的意思,请您不必太过介怀。信息素这种东西,本身就很难自由控制,更何况是……烛台切殿您现在是在易感期吧?”

    “啊、嗯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我们一会儿帮你收吧。”

    鸣狐接着说。不用他继续说明,烛台切也意识到了鸣狐他们所暗示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现在鼻子失灵,本身并不能分辨出各种信息素的味道,更别说是有意识地从那堆味道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部分加以控制了。光是在本丸里四处走动,可能都已经惊扰到了附近比较敏感的同伴们,要是再象往常那样跑去帮忙收衣服,毫无自觉地把自己的信息素沾上去,这可就不只是惊扰,而是冒犯了。

    初次经历易感期的烛台切并没有考虑这么深,他尚沉浸在性别分化所带来的震惊中,光顾着苦恼自己的事情。现在被鸣狐一提醒,他总算意识到因此而感到困扰的人并不止他一个。

    烛台切满怀歉意地对鸣狐道了谢。鸣狐挥挥手表示没关系,跟上了短刀们的脚步,小狐狸很热心地又叮嘱了两句。烛台切看了看被塞到手里的中和剂,浅粉色的包装上标明了这是AO通用的清香型,他往自己身上仔细地喷了一圈,试着闻了闻,依然没有分辨出什么特别的味道。

    鼻子完全废掉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……这样的话连饭也做不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现在这种状况,怕是连食堂都不太方便去了。看来今晚只能拜托伽罗酱送餐过来,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解决了。

    烛台切回到房间,照着药研开的方子又吃了些调理的药。可能是药物的副作用,他看了一会书就觉得开始犯困,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烛台切发现自己被人从桌边移动到了铺好的床褥上。长谷部坐在他之前的位置上,手里拿着他今天看到一半的书,桌子上摆着叠好的食盒。

    “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却发现喉咙沙哑得要命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长谷部过来扶他,见他干咳两声,回身倒了杯水,摸了摸杯壁还是温的,他把杯子递给烛台切,嘱咐他慢点喝。

    呜呜呜,长谷部君。

    烛台切感动地在心里啜泣,表面上也跟着吸了吸鼻子——当然这是易感期的锅,但是在长谷部的眼里,他这完全就是感冒的症状。

    “去问药研开药了吗?”

    烛台切咕噜噜地喝了一大口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病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,有没有发烧?”长谷部用手背探了下他的额头,又探了下自己的做对比。“总之先吃饭吧,我拜托歌仙做了稀饭,还有些小菜,再怎么没胃口多少也吃一些,然后把药吃了,这样才能快点好起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嗯嗯嗯。烛台切继续点头。长谷部这么关心他的确令他非常开心,但是又总觉得有点别扭。他呆呆地看着长谷部君熟练地摆好食盒,想了一会儿,总算意识到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长谷部现在待他的这副样子,还有最后那句半是命令半是哄说的知道吗,完全就是照搬了他照顾短刀的那一套。

    烛台切郁闷了。虽然他知道这也不能怪长谷部,毕竟他短刀带得多,这些都是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养成的照顾人的经验,或者说,习惯。

    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长谷部君……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哦?”

    突然使出的性感嗓音必杀并没有击中带孩子模式的长谷部,毫不留情地用了句“那又怎样?”顺利反杀掉努力酝酿气氛的烛台切,他舀了舀碗里的稀饭,满了大半勺递到了烛台切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呜。”

    被当做小孩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幸福而短暂的投喂时光很快就过去了,长谷部看着吃光了的碗碟,沉思是不是自己带错了份量,不是说感冒的人都没什么好胃口吗!烛台切趁着长谷部还没开始收拾碗筷,清了清嗓子叫住了他:

    “先等一下。长谷部君,我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长谷部看着他,以沉默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是感冒。那个……唉……怎么说好呢。”

    要坦白事实并不是很难,难的是那之后该如何表达,才能让长谷部君知道他的心意。他和长谷部的关系……并不是旁人眼里所见的普通同僚这么简单,如果不是没有做过任何告白与承诺,他们已经把恋人之间能做的事情都做得七七八八了。烛台切是万分不情愿以炮友来命名这段关系的,但是长谷部却从来也没有给过他明确的信息,这使得烛台切也非常为难,不知道该如何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在烛台切得知了自己是个Alpha后,他的心态不由得发生了改变。知道长谷部是Beta的时候,他的内心充满了不安,一方面,他为自己不能够标记长谷部、完全地占有他感到遗憾;一方面,Beta可以毫无负担享受性爱、不经结合也能够随意交配的特质,让他开始重新思考这段关系,到底长谷部是否只是顺应本能,仅把自己当做单纯排解欲望的炮友呢?

    烛台切可以保证目前和长谷部保持这种亲密关系的人只有他一个。但是要是日后长谷部对自己厌倦了呢?他会和自己划清界线,重新寻找下一个消遣对象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烛台切迟迟没有说话,长谷部出口询问,同时一脸担心地观察着他。

    “听药研君说,这是Alpha的易感期会出现的正常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Alpha吗……”长谷部若有所思地低吟了一声。“你是Alpha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长谷部君是Beta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对信息素不是很敏感,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你的不适,抱歉啊。”

    烛台切连忙摆手:“不不不是这样的!为什么突然道歉啊?这种事情长谷部君也没办法控制吧?不用太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长谷部皱着眉头仿佛还在自责。

    “……易感期很难受吧?”

    “倒也没有……就是生活上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量跟我说,我会想办法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长谷部他认真承诺的样子不知为何令烛台切心痒难耐。他的确很希望长谷部能够帮一帮他,但是现在还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Alpha理想的结合对象应该是Omega这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我帮你找个Omega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回事!”烛台切哭笑不得地摁住了似乎想爬起来的长谷部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这个只是一般来说的状况,而且就算你给我找过来了我也不会接受的!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想去找啊,只是想去跟主上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长谷部君你真是……!那要是真的找到了怎么办?你想让我和他睡吗?你呢?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然……?难道你要选择我吗?我是个Beta啊。Alpha没办法标记Beta、也没办法完全结合吧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标记又怎样?我不是想要什么Omega,我只想要你啊!只想要长谷部君!就算你是个Beta也没关系!”

    一把把对方搂进怀里做出了丢脸的告白,乱七八糟地说完了一堆话之后,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,彼此只能够听到呼吸的声音,以及二人混在一起急促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笨蛋,声音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先说话的是长谷部,他回手反抱住烛台切,安抚性地拍拍他宽厚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保持帅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烛台切把脑袋埋在他肩头蹭了蹭,慢慢地松开了他。长谷部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,抬起手摸了摸烛台切的脸,掌心下的皮肤温度烫得惊人,对方蜜色的眼眸里似有火焰在燃烧。

    “终于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长谷部君你是故意的?!”

    “不是呀。”长谷部愉快地眯起眼睛。“我是真的以为你想去找个Omega结合……还认真苦恼了下要怎么给你找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。”烛台切愤然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我们就算一直不点破也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因为长谷部君是随时可能跑掉的Beta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是要和Omega结合的Alpha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需要了!”

    长谷部笑出声了。烛台切发现即使等级上去了,他对上长谷部依然有很多地方都处于下风,对方那副游刃有余的姿态令他觉得无奈又恼火,却又使他为之深深着迷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喜欢你。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长谷部的笑容一滞,侧过脸干咳了两声,推开了他:

    “明天还要远征,我要去休息了。你也早点养好身子。不可怠慢主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烛台切拉过他的手臂,动作迅速地把他推倒在地,覆身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的反击战要开始了。



热度(33)